新收入準則下收入確認時點常見問題

來源:小兵研究  作者:劉嘟   人氣:  時間:2020-12-07
摘要:在新收入準則下,雖然分為若干步驟(里程碑),但因為各步驟針對的是同一標的,彼此之間存在緊密聯系,且中途更換軟件服務商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各步驟整體構成一項履約義務,而不是每個步驟分別構成一項履約義務。

  一、軟件企業收入確認

  定制開發軟件,分階段驗收及存在運維服務收入確認時點

  問題:
      1.A公司為軟件企業,向B公司提供服務,合同總額400萬,A.公司簽訂合同時付款200萬,B.開發一半出具驗收單A后付款100萬,C.開發完成后出具驗收單B付款50萬,D最后50萬作為質保金,在驗收一年后付款。每次付款時A公司需開具發票。

  請問ABCD四個步驟是何時確認收入呢?

  2. A公司為B公司提供SAAS新零售解決方案(包括LICESENSE fee,個性化定制、基礎平臺實施等)為期一年,總合同金額80萬,合同簽訂時付款40萬(同時開具發票),尾款在A為B提供為期一年的使用及運營服務滿后,收到B開具的驗收單后開票收款。收入如何確認呢?

  回答:
      1、如果是根據客戶需求定制開發軟件,則在原準則下應作為提供勞務,在合同履行結果能夠可靠確定的前提下按完工百分比法確認收入,如果合同履行結果不能可靠確定則按已發生且預計可獲得補償的合同成本確認收入。在新收入準則下,需根據第十一條規定判斷是否在一段時間內履行的履約義務(實務中多數是在一個時點履行的)。無論在新老準則下,收款進度都不代表完工百分比或者履約進度。

  2、開發實施和后續運維服務作為兩項單獨的履約義務,分別確認收入。

  問題:
      A公司作為一家軟件開發公司,基于客戶的要求深度定制,簽訂合同的時候會設置一個進度表,分階段進行開發,比如規劃階段(設計整體架構,取得客戶認可)、底層設計階段、應用開發階段,三個階段。不同的階段規定不同的金額(也可能簽訂的是一個總金額)分兩種情況:

  1、每個子階段合同明確約定會出書面的驗收報告。

  2、每個子階段完成后雙方都會互相確認,但是無正式的驗收報告。軟件設計后續階段的微小改動也會導致返回去對前面階段進行修改。

  對于每個子階段約定出具的書面驗收報告,公司應與每個階段取得驗收報告之后作為收入確認時點,即分別在規劃階段、底層設計階段、應用開發階段驗收合格后確認收入實現,同時結轉合同成本(后續微笑調整上一步驟,不改變之前收入的確認),如果合同約定每個階段的金額,按照約定確認收入,如果沒有需要按照一定的方法比如工作量把總金額在各個階段進行分配。

  對于沒有約定各個階段是否需要驗收,那么就需要在最后一個階段,即應用開發階段完全驗收了之后再確認整個收入。

  回答:
      在新收入準則下,雖然分為若干步驟(里程碑),但因為各步驟針對的是同一標的,彼此之間存在緊密聯系,且中途更換軟件服務商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各步驟整體構成一項履約義務,而不是每個步驟分別構成一項履約義務。雖然,約定按里程碑付款,但如果合同中沒有體現“有權就累計至今已完成的履約部分收取款項”的條件,則仍需在所有步驟均完成后一次性確認收入。這與各步驟結束時是否要驗收無關。

  由多個模塊組成的系統收入確認時點

  問題:甲公司主營業務為網絡信息系統的開發與銷售。在與客戶的簽訂的信息系統的開發銷售合同中,信息系統開發通常會有不同的模塊,每個模板會有單獨的銷售價格(有些未單獨在合同中明確,而是在投標文件中體現),每個模塊可單獨使用并會組織單獨試運行驗收,待系統整體完成后,客戶會再組織一個整個項目的試運行驗收,待系統運行一兩年之后再組織最終驗收。

  問題:
      1、在新收入準則情況下,信息系統中不同模板是否可以視為單項履約義務,在該模塊試運行驗收完成后即確認收入?

  2、假設不同模塊不能視為單項履約義務,在新收入準則情況下,到底是試運行通過就視為控制權轉移還是要最終驗收完成才能視為控制權轉移?老收入準則下,可以試運行完成就確認收入么?

  回答:
      如果各模塊可以單獨使用,且后續集成時也不會對已交付的模塊進行重大修改或定制的,則可以將單個模塊認定為單項履約義務,但最終可能還應單獨識別出一項“集成服務”的履約義務,參與合同價款的分攤。假設不同模塊不能視為單項履約義務,在新收入準則下,如果不滿足在一段時間內履約的三種情形中的任何一種,則只能在“系統整體完成后,客戶會再組織一個整個項目的試運行驗收”的節點(類似于初驗)一次性確認收入。

  二、銷售貨物同時提供安裝或施工等勞務的收入確認

  設備出售及安裝調測的收入確認總體指導思路:如果安裝調試專業性較強,必須由A公司的技術人員完成,新的收入準則下,安裝不構成單項履約義務,驗收后確認收入;如果安裝調試不具有較強專業性,普通人員即可安裝。新的收入準則下,可將按照區分安裝為單項履約義務,但同時考慮是否需將安裝調試過程中的技術指導區分為單項履約義務。

  問題1:A公司主要從事通信技術服務和ICT技術集成與研發服務,系為國內運營商提供“信號基站”的配套建設及相關設備的銷售與安裝及維護工作(如監控設備等)。

  A公司有兩種業務模式,①純銷售,只提供設備②銷售+安裝調測。其中對于純銷售業務,A公司只需要提供設備,安裝調測工作由甲方委托其他服務商完成;對于銷售+安裝業務,A公司需要提供設備、安裝硬件、集成軟件系統到硬件上(所謂“安裝調測”即包括以下兩個部分:1、將硬件安裝到指定地點;2、在硬件上集成軟件使硬件發揮應有的功能)。

  其他情況:

  1. 對于銷售+安裝的業務,雖然合同中規定本公司的設備由本公司進行安裝,但是安裝調測并不是只有本公司人員可以安裝,其他服務商也有安裝的能力,即并非高度定制化的產品,(例如假設有純銷售的業務,甲方一般委托其他服務商進行安裝,本公司也有少量純安裝的業務,負責安裝其他服務商提供的設備)。

  2. 公司近三年沒有發生過初驗不合格的情況

  請問:
      1.在舊收入準則下,公司應該是以設備和安裝調測分別確認收入還是在初驗后一次性確認設備及安裝調測的收入?

  2.在新收入準則下,確認收入方式是否與舊準則一致?

  回答:
      在新準則下,主要考慮的問題是設備銷售和安裝調測是否分別構成兩項獨立的履約義務。主要考慮的問題是:(1)在采用該模式的合同中,甲方能否將設備銷售和安裝調測分別由兩個供應商完成;(2)所集成的軟件是否為通用軟件,是否為本公司所研發,或者是否只有本公司才具備提供安裝調測服務所需的專業能力。從你說的情況看,可能可以構成兩項獨立履約義務。當然,在IPO等特定場合下,基于謹慎原則,也可能選擇在安裝調試完成后一次性確認全部收入。

  原準則下一般認定為需安裝調試的商品銷售,需在安裝調試完成后確認收入。

  成套設備設計和供貨EP類業務收入確認問題

  問題2:業務流程為:根據業主的需求,公司制作設計方案,并基于經業主認可的設計方案向供應商采購非標、標準的設備及材料。最終向業主交付的是設計圖紙、與圖紙配套的一系列設備及材料。業主基于設計圖紙、簽收的設備及材料,交給外部施工方或自行依據設計圖紙對設備及材料進行安裝、調試。公司在設備安裝、調試過程中承擔指導責任。大部分項目若業主安裝順利,一般也不通知公司何時安裝,自行安裝,需要指導時才通知公司。

  此類EP的業務,合同金額從200萬-1個億不等,后續的材料和設備的安裝過程較復雜,涉及的土建、安裝工程,一般由專業資質的施工隊執行。受項目工期的影響,設備從到貨簽收、安裝、調試、整個工程驗收、竣工驗收,中間持續時間可能長達1-2年。

  公司收入確認方法:該類業務,公司不承擔安裝調試責任,在業主或業務委托方后續安裝調試時進行技術培訓及指導義務。按照收入準則的判斷標準,在履行了合同中的履約義務,將設備運抵指定交付地點并驗收合格后,即在客戶取得相關商品控制權時確認收入。

  公司與客戶簽訂合同時即已約定固定的合同標的價格,合同簽訂后,客戶支付10%預付款,公司與客戶分別依據合同約定交貨和支付進度款,一般到合同設備全部交付完畢時,客戶應支付累計60%-90%的合同貨款,剩下10%作為質保金,待質保期結束后收回。由此可以判斷,公司將合同設備交付客戶后,相應收入金額能可靠計量,經濟利益很可能流入企業。

  針對此類業務,按照到貨簽收確認收入是否妥當?

  回答:
      在新準則下,對此處的EP業務,以客戶驗收相關材料作為控制權轉移時點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仍需關注后續安裝調試過程中本企業的剩余履約義務(如技術指導、調試)的履行情況對貨款可收回性的影響,以及后續義務是否構成單項履約義務,是否應遞延部分收入對應于后續的單項履約義務(如有)等問題。總之這仍然是履約義務的拆分和控制權轉移時點的判斷問題。

  問題3:A公司生產保溫材料產品,同時可以提供該保溫材料的施工服務,客戶主要為石化企業,保溫產品主要包裹在液氮等較冷液體儲罐和管道的外邊。有些合同分開簽訂銷售貨物合同和施工勞務合同,有些合并在一起簽訂,針對銷售貨物和施工勞務可單獨區分金額的部分,是否可分別參照銷售貨物簽收確認收入,施工勞務等完工確認收入,該安裝勞務該IPO企業可以做,其他施工單位也可以做。

  回答:由于新準則對此方面的規定較為系統,故建議參照新收入準則下的規定,考慮材料銷售和施工是否為一個整體履約義務(例如,相應的施工服務是否只能由本企業提供,還是可以在本企業的技術指導下由客戶自行完成或者另外聘請建筑隊完成)。如果屬于整體履約義務的,則不能分開確認商品銷售收入和提供勞務收入,而應作為一個整體考慮是在一個時點履行還是在一段時間內履行。

  三、設計企業收入確認

  問題:一家設計企業,為客戶提供設計及咨詢服務。合同明確分為“方案概念設計、方案深化設計、初步設計、施工圖設計及后期配合”五個階段,每階段工作均需在客戶確認的上一階段成果上進行。每階段工作成果均需客戶書面確認后付款。目前收入政策是按行業慣例即“節點收款法(或里程碑)”確認收入。

  我認為公司對客戶的最終承諾為提供“設計及咨詢”服務,且設計服務承諾中每一階段均需在經客戶認可后的上一階段工作成果上進行,符合準則中對承諾是否可單獨區分判斷的“該商品對合同承諾的其他商品予以重大修改或定制、該商品與承諾的其他商品具有高度關聯性”的規定,因此合同存在兩項履約承諾,即設計服務+咨詢。

  同事認為每一個階段都有獨立的工作成果且須經客戶認可,整個合同應按階段拆分為5個不同的履約義務,在每一履約義務經客戶認可后分別確認收入。

  回答:1、可以認可只有兩項履約義務,付款節點不代表此時交付的工作成果對客戶而言具有獨立商業價值。2、設計服務應在完成施工圖設計時確認收入;后續咨詢服務可按履約進度確認收入,因客戶在接受咨詢服務時可直接受益。

  ——素材來源:會計視野論壇chenyiwei老師回答網友提出的關于新收入準則下收入確認的常見問題。


版權聲明:
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網除原創、整理之外所轉載的內容,其相關闡述及結論并不代表本網觀點、立場,政策法規來源以官方發布為準,政策法規引用及實務操作執行所產生的法律風險與本網無關!所有轉載內容均注明來源和作者,如對轉載、署名等有異議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本網(sfd2008@qq.com)聯系,我們將在核實后及時進行相應處理。
(^ω^)MG招财童子APP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在哪里买 大富豪棋牌游戏上下分 麻将app定制要多少钱 3月25日快船vs灰熊 加微信送50万金币 捕鱼 吉林快3号码分布走势图 辽宁35选7走势近500期 乐开棋牌下载手机版 广东麻将游戏大厅 微信麻将来了现金赛版本 天天捕鱼电玩版内购破解版 20选5高手自创选号技巧 pc蛋蛋群 黄金城*娱乐平台 网络棋牌都是机器人吗 武汉麻将技巧